分类列表

    中兴与悲情:晚清名臣李鸿章

    陈仲丹教授   2009-05-31

        李鸿章在苏州做了一件大坏事

        今天是上班时间看到那么多人我很高兴。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中兴与悲情:晚清名臣李鸿章》。为什么要在苏州讲这个题目呢?因为李鸿章和苏州有点关系。1863年的时候,李鸿章率领淮军攻下太平军占领的苏州。其实苏州城不是李鸿章攻下来的,是太平军投降的。李鸿章后来做了一件很大的坏事——杀降。他杀了很多人,他杀了多少人呢?当时苏州城的太平军有一二十万人,当时都赶来会合,太平军的将领4个王全部给杀了。他怎么对待太平军的士兵呢?他听口音,是南京上游的太平军士兵他就杀,在江南这一带新招募的“新长毛”才放。有一部电影叫《投名状》,其实是将马新贻被杀的悬案和李鸿章杀降两个事件合在了一起。人要讲道义,你怎么能杀人呢?所以苏州既是李鸿章的所谓“立功”之地,又是他的犯罪之地。

        李鸿章名声坏的几个原因

        晚清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按照李鸿章的说法,是中国三千年来的一大变局,内忧外患。但是对某些人来讲,可能是一个特殊的机会,就象李鸿章在清朝有40年的时间里他是一个重要的大臣,他有20年的时间是当时中国第一要臣,他当时是直隶总督,地位最重要。李鸿章这个人的名声是不好的。他的名声很坏,我分析原因跟他的表现不好有关系,李鸿章1901年去世,他活得最长,活了80岁,曾国藩活了60多岁,如果他死在甲午战争之前,《马关条约》签订之前,对他的评价就会好的多,因为他的名声最坏的时候是在签订《马关条约》的时候。

        李鸿章名声坏跟他的个性有一定的关系。他这个人的特点是遇事不躲,比如他当时在广州做官,可以说自己病了,不去签条约,但是他还是去了。1895年签订《马关条约》的时候,有人写了一副对子,对的很精巧:“杨三已死无苏丑,李二先生是汉奸”。

        签订马关条约时曾遭日本浪人枪击

        李鸿章在日本谈判的时候,有一个日本浪人对他开了一枪。子弹打在他的眼角下面,当时没有取出来,他后来继续把谈判谈完了。谈判以后,国内有人讲他这个伤是假的。1896年李鸿章到德国柏林的时候,德国人用X光机给他拍照,医生告诉他,说你这个地方有一颗子弹,最好不要取出

    来,说明这个子弹是真的。所以说李鸿章可能是中国第一个照X光的人。后来德国把X光机送给中国,这可能也是中国第一台X光机。

    李鸿章智商很高,但有点痞子气

        下面讲一下李鸿章这个人。第一、他是安徽合肥人。合肥北面是淮北,南面是皖南,淮北比较穷,皖南比较富裕。他如果在淮北的话,不可能读那么多书,不可能考上进士,如果是徽州人的话,可能是一个文人。虽然李鸿章是进士,但是他自称就是一个打痞子腔的人。

        李鸿章是经过科举考试的,他的智商比曾国藩高,24岁中进士,曾国藩是26岁中进士。李鸿章的父亲就是一个进士,叫李文安,跟曾国藩是同年的进士。李鸿章的父亲觉得自己没有大的仕途,希望找一个人来培养他的孩子,他带着李鸿章向曾国藩投了门生的帖子,这与李鸿章以后的发迹有很大的关系。

        李鸿章在苏南这一带打仗打了很多胜仗,他后来攻苏州,攻了几次没有攻下来,后来采用了劝降的办法。苏州城攻下来后,发生了大规模的杀降事件,这样大规模的杀降是很罕见的。

        有一个人不满意了,就是戈登。戈登是一个英国人,说英国人是最讲究诚信的,他拿着枪到处找李鸿章,后来他气愤地说要把苏州或者其他城市重新攻下来,还给太平军。但朝廷支持李鸿章,曾国藩支持李鸿章,后来李鸿章表示,要送万两白银给戈登,但戈登好象没有要,以表示很气愤。李鸿章又说他可以造一个庙,把太平军的将领供在里面,这就反映了李鸿章的痞子性格。

        在军事指挥上,李鸿章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得比曾国藩更加老辣。攻下南京城后打捻军先是曾国藩去打,失败了。李鸿章的手下刘铭传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李鸿章利用运河和大海之间形成一个口袋,然后进行围剿,成功了。所以在军事上他有他成功的一面。

    李鸿章的外交:小事成功,大事失败

        李鸿章按道理讲不是一个外交官,因为他没有外交职务,他最主要的职务是什么呢?是当河北的负责人兼北洋大臣。他怎么会管外交呢?当时清朝有一个外交机构叫总理衙门,但那些总理衙门的官员不太愿意跟外国人打交道,他们经常推荐外国人跟李鸿章商量,因为洋人比较难缠。李鸿章对外交事务比较熟悉,尽管自己不懂外语,但是他有很多的洋顾问,还专门有外国人给他读外国

    书,据说读了200多本书,比如国际法等等。在当时他是最了解外国情况的,所以让他进行谈判。

        李鸿章的特点是什么呢?小事能成功,大事不能成功。曾经有一次和拉美国家秘鲁拐卖了很多华工,李鸿章就派一个留学生到秘鲁调查,收集了很多证据,后来跟秘鲁谈判,秘鲁认了错,还签订了协议,要求改善华工待遇,华工愿意回来,主人要出船钱送他们回中国,因此谈判是成功的。

        但是大的事情他就困难了。他自己有一个想法,就是外交谈判打痞子腔,耍痞子手段。后来在《马关条约》谈判时候,就用这种方法,但不是很有效。李鸿章自己有一句话,说“我办了一辈子的事,都是纸糊的屋子”。

        李鸿章用哪些方法来谈判?他有材料,他先讲中国跟日本之间的友好关系,大讲中国对日本的帮助,如唐朝的时候怎么帮助日本的。第二,亚洲人都是黄种人。第三,中国很穷,没有钱。日本提出来的条件是什么呢?中国赔偿白银3亿两。第二个日本提出割土,一个是台湾,一个是辽东半岛。

        李鸿章通过谈判把辽东半岛有所缩小,本来是一个辽东半岛,现在是一半,这个是他的成果,后来又赎回来了,等于没有割出去。至于台湾,李鸿章对日本人说台湾割了也没有用,台湾岛民非常凶蛮,风浪也很大,不适合人居,伊藤博文回答他也很干脆,说日本人也能吃苦,什么都不怕。谈到赔偿金问题,李鸿章谈到了2亿两白银,2亿两白银谈判以后,李鸿章提出来减掉5千万,遭到拒绝。又提出减除50万,算是“给老夫留点盘缠”。伊藤博文不客气了,说这是两国谈判,不是做买卖,请中堂大人注意体面,李鸿章就同意了。

        1896年,李鸿章有一次环游世界的机会,旅游了7个月,从俄罗斯到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美国,然后经过加拿大回来。回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当时包了一条船,要在日本的横滨换船,这个时候日本邀请他到横滨访问。这个时候中国国内派了一艘船去日本接他,要换船,但他不愿意踏上日本的国土,就在两个船之间搭了一个跳板,跳到那个船上去。当时的年龄是74岁了,可见他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的。

        年朝廷和八国联军谈判,慈禧太后又想到了李鸿章,叫他赶快到北京来。当时谈判的状况是很

    惨的,北京城就剩下他住的寺庙算是中国国土。在广州的时候,有人给他出过主意,说你上策宣布两广独立,中策你在广州,不去北京,下策是到北京去参加谈判。李鸿章选择了下策。到北京他和八国联军谈了好几个月,谈判最难的事情是要不要废慈禧,因为慈禧还有很大的权力。这次谈判签订了空前的卖国条约,当时八国联军对中国的赔款数字是有侮辱性的,每人赔1两白银,一共是4.5亿两。八国联军司令瓦德西为了表示对中国的侮辱,居然住在慈禧的寝宫里。

        条约签订后,李鸿章给朝廷发了一份电报,说最近几十年来,每打一次仗会多一次吃亏,今天局势已经稳定了,希望朝廷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或渐有转机。李鸿章是中国当时清朝腐败的一个标志,但是也有一个因素,就是国家的软弱,弱国无外交。

        李鸿章喜欢做官家产很多

        李鸿章在国外访问的时候看了很多的东西,也见过很多名人,对他的思想有很大的变化。在美国的时候看到了摩天轮,看到了电梯,他很震惊。1896年回来,他赋闲在京,到了1898年的时候,慈禧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当时山东黄河发大水,叫他去治河。当时他已经76岁了,而且是冬天去看黄河,他就推辞,说这个是对他的侮辱,他不肯去。但是朝廷一定要他去,他开始耍他的脾气了。他说古代治河是要重臣去,所以他找了比利时的水利专家去,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提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长久治理黄河的方案和短期治理黄河的方案,但是都是空的,因为没有钱,这是很有趣的差事。

        1901年的时候,他获得了一个差事,当时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快要80岁了,按理讲他不应该当官了。曾国藩对他的评价就是他很喜欢做官。别人回避,他要凑上去,他想做两广总督,做不到,他就用点子了。当时慈禧对光绪的意见越来越大,因为戊戌变法,想把光绪废掉,说要给光绪检查身体。不成,后来又想办法了,就是找一个光绪的继承人。但是担心外国人会来干涉。慈禧有一个亲信叫做荣禄,问李鸿章怎么办?李鸿章说不知道,他说让他当两广总督。他跟外国人比较熟,于是他的目的达到了。

        李鸿章这个人跟曾国藩有些不同,曾国藩比较清廉,嫁女儿花了200两白银,死的时候也没有

    什么财产。李鸿章家里有很多财产,他的钱很多都来路不明。李鸿章死后,梁启超对他有一个评价,他说李鸿章是历史上的一个人物,“无可议也”。李鸿章对梁启超的才,当时慈禧决定要把梁启超的祖坟挖掉,但是他不肯挖。他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爱才的,他去世的时候,梁启超写了一本书叫做《李鸿章传》,现在还有卖。

        梁启超认为李鸿章这个人不学无术。其实这个术还是有的,但是学没有,这一点他跟曾国藩不能比。李鸿章不敢“破格”,当时向外国学习有几个层次,一个是学习技术,一个是学习外国的制度,还有学习外国的思想文化,李鸿章停留在技术层面,这个问题太大了,他不敢破格,他的短处。梁启超说李鸿章见识不够,可惜了,他为李鸿章的下场感到可悲。梁启超对李鸿章很熟悉,对他的分析是很中肯的。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