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列表

    闺阁心悬海宇棋

    ——读《柳如是别传》

    宋词   2010-10-16

        晚明一代诗文辉煌,出了很多诗人学者,名士才子,江南更是人文荟萃之地。文风所及,巾帼不让须眉,青楼女子中也有几位文化素养很高、熟读经史、擅长诗词、精于琴棋书画的才女。其中柳如是才学最高,她的诗文词赋、书法绘画在当时都是第一流的。她留下两部早年的诗集《戊寅草》、《湖上草》和写给杭州名士汪然明的三十一封书信,不少是可以传诵千古的名篇。她嫁给一代文豪钱谦益以后写的诗已遗失,见诸钱谦益《东山唱和集》中的诗,决不在这位诗坛泰斗之下,而她的书法已公认超过钱谦益。

        国学大师陈寅恪目盲膑足,以诗证史,在垂暮之年写成辉煌巨著《柳如是别传》,详尽的考证了这位历史上罕见的“侠女名姝”的一生事迹。

        柳如是曾名杨爱、影怜,嘉兴人,幼年卖入吴江故相周道登府中为婢,十四岁出周府,到盛泽归家院,为名妓徐佛的养女。风尘中的妓女虽然卑贱,却比深居闺阁高贵的太太小姐享受着更多的自由,她们可以交际、旅游、出席宴会、广交朋友,可以谈情说爱,自由选婿,能接触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物。在江南水乡航行着一艘叫“彩鹢”的画舫,画舫上艳织高悬,清雅的客厅和可称温柔乡的卧室,美酒佳肴伴着笙歌舞影。柳如是就在这艘画舫上编织着爱情的网,接待各种客人,举行文酒之宴,吟诗作画,轻歌曼舞。多少男人向她求爱,对她如痴如狂的追求,如果开列一个名单是赫赫惊人的!有当朝权贵、新科状元、富家公子、儒林名宿,还有家资巨万的豪绅富商,慷慨磊落的豪杰之士。

        在男人统治的世界里,一个青楼女子敢于向男人挑战,以她的容貌、才学、智慧、胆识去征服男人。她让风流儒雅的松江才子宋辕文跳进冰冷的白龙潭涉水登舟以考验他的忠诚;她使“花花太岁”徐三公子神魂颠倒一掷千金只能买去三笑;著名诗人“嘉定四老”之一的程松圆为她坠入情网得了“熏神染骨”的相思病。她在情场上纵横捭阖,惊世骇俗,闹出许多“风流事件”。对她的迫害接踵而至,被诬为“淫娼”,作为“流妓”遭到驱逐。她勇敢地进行反抗,为实现自身价值和“誓不作妾”的人生理想,战斗从未停止。

        柳如是有一双明察秋毫的慧眼,有一身宁折不弯的铮铮傲骨。她在“选婿”过程中,一度热恋而被她“断琴决绝”的宋辕文,后来是个降清的无耻文人。而她倾心相爱的情人陈子龙则是一位抗清复明壮烈牺牲的民族英雄!特别是谢三宾,这位曾任登莱巡抚的封疆大吏,富可耦国,拥有杭州西湖上第一名园燕子庄。纵观当代佳丽有谁能经得住这种权势和富贵的诱惑而不投怀送抱?柳如是却不为所动,见微知著,洞察出这个大奸巨枭的真面目,冲破罗网,逃出藏娇的金屋,这需要何等的智慧和勇敢。后来谢三宾降清,丧心病狂向清军告密,出卖鄞县抗清五君子,而且搜捕烈士遗孤,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斩尽杀绝,是个禽兽不如的败类。

        中国戏曲舞台上出现许多反抗封建礼教争取婚姻自由的女性的光辉形象,从卓文君、崔莺莺、杜丽娘到神话故事中的白娘子,她们谱写一曲曲爱情的赞歌,生生死死追求的最高理想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柳如是对爱情的追求更大胆、更执着、更具有向传统道德、礼教挑战的叛逆精神。她在广泛结交的男人中爱上了陈子龙,陈子龙是几社(复社的分支)领袖,“旷世罕见”的江东奇才,人品、诗文都是最好的。从留下的诗词中可以看到他们同居在南园鸳鸯楼有过一段美好日子,一场热恋。柳如是《别赋》中写的“冀白首而同归,愿心志之固贞”,是他们离别时的海誓山盟。陈柳未能结合,因为柳立志“誓不做妾”,一定要明媒正娶;而陈要做忠臣孝子,祖母之命难违,冲不破宗法礼教,不能娶她为正室夫人。从追求爱情获得爱情而为了坚守自身的价值、理想可以牺牲和抛弃爱情,在当时无疑是开始萌芽的民主思想的闪光。

        柳如是选婿的结果是在她二十四岁时嫁给了年已花甲的东林党魁钱谦益。这位“风流教主”颇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气魄,在婚姻问题上比陈子龙要强,不顾宗法礼教,不怕家族反对、舆论谴责,敢于娶柳如是为正室夫人。一艘豪华的大船芙蓉坊,悬灯结彩,飘扬着“钱府迎亲”的旗帜,载着宾朋门生、歌儿舞女,停泊在松江岸边。箫鼓遏云,喜乐高奏,钱柳在芙蓉坊举行隆重的婚礼。这可惹怒了松江的士绅,聚众到河边进行声讨,高声辱骂:“钱谦益败坏礼法”,“娶妓为妻”,“亵渎朝廷名器,有伤士大夫体统”,并向船上投掷砖头瓦片、石子泥块。船舱内婚宴盛开,照旧饮酒谈笑,高歌欢舞。这在三百多年前是一次向封建礼教的勇敢挑战!

        柳如是这位很有抱负和野心的“侠女名姝”,嫁钱后,从情场文场进入官场,在南明的政治舞台上或隐或现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当时要钱谦益出山当宰相的呼声很高,柳如是有希望成为宰相夫人。时局突变,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吊死煤山,宏光帝在南京登基,大权落入马士英、阮大铖之手。钱谦益只当了个礼部尚书,还得出卖良心,依附马阮,人品从“斯文宗主”滑了下去。柳如是也不得不充当交际花在宴会上陪酒,“移席近阮”,应酬阮大铖。她又身穿昭君装头插雉尾,随同锦衣素蟒的阮大铖去巡视江防,像穿着戏衣在舞台上演戏,吹吹打打在南京城内招摇过市。出了一阵子风头,但她是感到屈辱和痛苦的。不过不要紧,狂风暴雨很快就来了,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血与火的洗礼中,她将开始轰轰烈烈的战斗旅程!

        清军过江已到南京城下。钱谦益在书房忙着给清军主帅豫亲王多铎写降书,准备礼品。柳如是也一夜未眠,梳妆打扮,身穿盛装,把钱谦益拉到花园的池塘前,要和他一同投水殉国。钱谦益嘴里说着要学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走到池塘边试了试把脚又缩回来,说了一句水太冷了。柳如是决绝地勇敢地纵身跳进池中。这一跳与李香君在媚香楼血溅桃花扇同样壮烈!

        她被救下,没有死成,回到常熟红豆山庄,投入抗清复明的斗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血洗江阴,清军在江南展开残酷的镇压和屠杀。士大夫一片投降声中,也有英雄豪杰之士陈子龙、黄毓祺等纷纷起兵抗清。在腥风血雨、枪林刀丛中,出现了柳如是矫健的身影,时而扮作渔娘,时而化装成贵妇,出没水荡芦丛为义军传送情报,红豆山庄成为义军的秘密联络点。她把自己的金银珠宝、钗环首饰全部捐献资助义军。受她的影响和劝说,钱谦益为失节痛悔,辞官归野,也捐出家财参加抗清复明。当定西侯张名振的海师进入长江白茆港时,柳如是登上帅船犒劳将校、鼓舞士气。在郑成功进兵江南、围攻金陵的战役中,她到松江策动总兵马进宝起义。她一直战斗到江南抗清的烽火完全熄灭,复明的希望彻底破灭之后,才在红豆山庄下发入道,暮鼓晨钟,青灯黄卷,度着寂寞凄苦的岁月。从一个青楼雏妓而成为绝代才女、巾帼英雄,向封建权势、宗法礼教、和异族的侵略者进行了全面持久的奋击和搏斗,体现了“重气节、轻生死”的浩然正气!

        钱谦益八十三岁去世,死后发生钱氏族人乘丧夺财的“家难”。柳如是以她的聪明才智,用她的生命,向封建势力、族人中的权贵作了最后一击。她把向她逼索金银、家产的族人邀到荣木楼,设酒筵,然后将府门上锁,命钱子孙爱拿着她写好的状子到县衙告状。族人在厅堂饮酒,等她上楼去取金银、地契,一去不回。上楼一看,她已用三尺白绫悬梁自缢。族人想逃,已被锁在府内,县官带差役赶到,以“乘丧夺财,逼死人命”之罪将为首族人锁拿入狱。

        柳如是和钱谦益葬于虞山拂水岩下,两墓相距甚近。我曾多次前往凭吊,哀柳荒草,无情落照,美人黄土。站在墓傍,不觉吟出钱谦益赞她心怀复国大志的诗来:“闺阁心悬海宇棋,每于方卦系欢悲。乍传南国长驱日,正是西窗对局时……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