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列表

    一代红妆照汗青

    ——读《圆圆曲》

    宋词   2010-10-16

        诗人吴梅村在明清易代之际写了许多纪实的长篇史诗,其中可与《长恨歌》媲美的《圆圆曲》是脍炙人口、流传最广的名篇,在当时这首诗属于写真人真事的诗。吴梅村虽然晚节不好,可是不能不敬佩诗人的才气和胆识。《圆圆曲》作于顺治七、八年间,正是吴三桂消灭了李自成的农民军,封平西王驻守汉中,声势极为煊赫之时。诗人敢于对这位三军统帅、一代枭雄进行严厉的谴责和批判,而一反“女人是祸水”的传统观念,写出“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这样的名句,对陈圆圆加以同情和赞美,真实地写出身居高位的大人物带政治性的“桃色事件”,并公开印行,其胆识和勇气令人钦佩!

        吴三桂搞不起“文字狱”,也无权下发“禁书”令,只能派人携重金去太仓向吴梅村“厚赂求毁版”,特别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样的句子要删去,通过贿赂私下解决。吴梅村在这件事上很有骨气,拒不受贿,一字不改,《圆圆曲》照旧出版发行。当时清廷正忙于用武力统一中国的战争,一时还顾不上对文化实行专政。

        乱世不但出英雄,而且出美人,英雄美人在历史的舞台上演出一幕幕悲壮香艳、哀婉凄绝的戏剧。大凡到了改朝换代、天下大乱之际,那些藏于深宫侯门、绣阁深闺、乃至市井民间的绝代美人便纷纷走到台前,捲进战争风云和政治漩涡中去。于是产生了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故事,女人成了乱世妖孽、亡国祸水。鲁迅先生早批判过这种“古老话”,指出“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来负”。陈圆圆也被认为是“祸水”,她在历史的转折关头扮演了重要角色,引发山海关之战,因而改变了历史的进程。败亡的大罪当然不在她,要吴三桂和刘宗敏来负的。

        陈圆圆原是苏州一位歌妓,天生丽质,“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论容貌应居“八艳”之首。她也做过才子佳人的美梦,和复社四公子之一、人称“东海秀影”的美男子冒辟疆有过一段短暂而热烈的爱情。在崇祯十三、十四年间,陈冒相识于一个风雨之夜,一见钟情,订下婚姻之约。冒辟疆因父亲被困于襄阳,奔走营救,误了和圆圆的约会之期,等他来到时圆圆已被田皇亲买去。“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冒公子不是情种,竟无情地说出“负一女子无憾”的话来。

        在“女人市场”上,陈圆圆成为争抢的“货色”,国丈周奎和皇亲田宏遇先后到江南选美,第一个要抢购的就是陈圆圆。当地豪绅把她藏起来,送了一个假的给周奎。田皇亲志在必得,通过官府,出资万金,终于把圆圆弄到手,强载回北京。田贵妃死后,曾把她送进宫去,崇祯不是个风流皇帝,怕女色祸国,又退回田府。倒是宁远总兵吴三桂比皇帝风流多情,早闻圆圆艳名,在田府宴会上对她一见倾心,那调情的场面十分精彩:“白皙通侯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很煞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吴三桂得到圆圆后就赶回宁远前线去抗击清军了。不久,李自成攻陷北京,不爱女色的崇祯还是当了亡国之君吊死煤山。

        农民军的领袖之一权将军刘宗敏,勇猛无敌,也是个爱美人的英雄,一进北京就寻找“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遍索绿珠围内第”,把圆圆强行索去。这一下惹下大乱子!吴三桂已接受李自成的招降在进京途中到达滦州,遇到从北京逃出的家人,得知家被籍没,父亲被拘禁,特别是圆圆被抢去的消息,于是“冲冠一怒”,回师山海关,转向清廷乞师,迎战李自成。有利于清军的山海关之战爆发了,李自成二十万大军溃败,从胜利的顶峰跌落谷底,新生的大顺王朝夭折在襁褓之中!

        如果不发生“圆圆事件”,吴三桂已经投降李自成,大战不会在山海关进行,会在北京城外,而吴三桂的十万铁骑威胁着清廷的盛京,多尔衮有后顾之忧,胜败难定,历史将会是另一个走向,改写清朝统治中国三百年的历史。在历史转折关头的偶然事件往往成为决定历史命运的重要环节,女人常常在这个环节中扮演重要角色,就像杨贵妃马嵬坡之死可以换取六军再发,赢得大唐中兴一样。

        其实,女人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唐玄宗为了保住皇位平息军队哗变把杨贵妃作了牺牲品。吴三桂在降李、降清的选择上也是从他的利益出发的。他处在前有农民军后有清军腹背受敌的境地,形势迫使他必须投靠一方;先考虑到既能保住高官和实力,在京的家人能安全,又不当汉奸,他接受了李自成的招降。清廷开的价更高,不但封王,关宁军还归他统领,再加上舅父祖大寿、老师洪承畴都在清廷那边做了高官,降清的路是畅通的。当得知圆圆被刘宗敏抢去,利益天平立刻发生倾斜,“冲冠一怒为红颜”不过是天平倾斜的爆发点。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成为民族的罪魁,原因绝不是为了一个漂亮的女人。

        刘大将军倒确实为了一个女人铸成大错,不是给他脸上抹黑,许多农民军领袖都有这方面的劣迹,张献忠姬妾成群,罗汝才每到一处都要收罗美女。李自成身边也有称为窦妃、杜妃等几个妃子。农民军刚进入北京后对士兵的纪律很严,高级将领开始腐化。李自成把宫中的嫔妃宫女分配给将领们,明勋戚官僚的太太小姐、娇妻美妾也成为将士们争相得到的战利品。将军罗虎娶了官女费贞娥,花烛之夜就被贞娥刺死。刘宗敏除了抢去陈圆圆和另一名妓杨宛,《甲申纪闻》中记载的还有一位“美而艳”的国公家媳妇。打江山就是为了坐江山。刘宗敏出生入死、身经百战,当年为保护李自成突围把妻子都杀了,进城后搞几个女人,在象牙床上、红罗帐中滚一滚,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加在农民领袖头上的神圣光环,不能掩盖他们的腐败。历代农民起义走的都是一条老路,推翻旧王朝换一个新王朝,还是封建专制,农民永远是奴隶。

        问题出在刘宗敏碰了一个不能碰的女人,破坏了招降吴三桂的大局,造成山海关惨败,断送了李自成打下的江山。陈圆圆没有任何责任,只因她生得太美。她的一生是悲惨的,和冒辟疆短暂的爱情破灭后,心就死了。在青楼妓院被争抢,进了贵族侯门还被争抢,改朝换代了仍被争抢,最后为争夺她爆发了一场改变历史走向的战争。吴三桂曾作为抗清的英雄让她崇拜,重新燃起爱情之火;当她在三军高举腊炬照耀的战场上,与吴三桂劫后重逢从马上投入吴的怀抱,还不知道心爱的英雄已成为叛国的汉奸。

        到昆明后,她的心已半死,吴三桂为她建造仿江南园林的苏台,她没有住;要封她为王妃,她也拒绝了。当吴三桂斩了明朝最后一线血脉永历帝时,她彻底绝望了,到商山寺洞霞宫削发为尼。后吴三桂反清失败,在清军攻破昆明前,她投莲花池自尽,表现出不屈的民族气节!

    我曾到昆明莲花池寻访陈圆圆的遗迹,什么遗迹也没有找到,只剩下一片水塘。水塘填了,盖起高楼大厦,就一点历史痕迹都没有了。不过不要紧,史诗《圆圆曲》还在,她的故事也会流传下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