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列表

    文人与副刊的这些事

    徐志摩与沈从文的友谊

    李辉   2017-04-22

    一、第一个关心沈从文的人:郁达夫

    1923年,沈从文只身一人,从湘西前往北京,追求文学梦想,可谓“北漂文学青年”。

    一年之后,1924年11月,著名作家郁达夫前往沈从文寄寓的北京沙滩驻地看望他,归来写下一篇《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

    这些日子,“见字如面”电视朗诵节目火爆,其中,朗诵的有郁达夫《给一个文学青年的公开状》。这个文学青年,是沈从文。撰写传记时,我从郁风那里听到这个故事,而告诉她的,正是沈从文本人。

    沈从文告诉郁风,那是一个下雪的上午。他在桌旁裹着被子写作,一个人推门进来,原来就是郁达夫。他说接到沈从文来信,专门来看看沈从文的情况。看到沈从文果然如同信中所言,在一种艰苦的环境中坚持着文学梦想。房间没有火炉,沈从文冻得发抖,见到郁达夫,他几乎一时说不出话来。郁达夫见状,马上把自己围着的毛围巾取下,把雪花抖掉,然后披在沈从文的身上。接着,郁达夫拿出当时并不算少的五块钱,请沈从文到饭馆吃饭,并把所找的零钱都送给了沈从文。郁达夫回到哥哥郁华家中,脑子里一直无法抹去所看到的沈从文的景况。他不把这看作一个孤立的事情,他认为这是这个现实社会的悲剧的一角。他当即写下了这篇著名的《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为受到社会冷遇生活艰难的青年鸣不平,进而抨击社会的黑暗和不公。

    之后,沈从文的文学命运并没有得到改变。

    二、徐志摩副刊推荐,推动沈从文前行

    一年之后,真正的转机来到。1925年9月,沈从文致信徐志摩,两人见面,颇为投缘。11月,《晨报副刊》编辑的徐志摩,从积压的来稿中,发现沈从文散文作品《市集》,特意写一大段推荐语发表。作为新月派诗人的徐志摩,在文坛享有盛名,他编辑副刊,为沈从文作品,写下溢美之词,使更多人知道了沈从文的名字,文坛大门向他敞开。

    《市集》先后被《燕大周刊》、《民众文艺》、《晨报副刊》三家媒体发表,“一稿三发”引发人们对沈从文的议论纷纷。沈从文特意在《晨报副刊》发表声明,说明各种缘由。徐志摩亲笔致信予以安慰,其中说“复载值得读者们再读三读乃至四读五读的作品”。两人的友谊,从此更加密切。

    三、走进徐志摩的文化圈

    徐志摩对沈从文文学才华的赏识,徐志摩与沈从文的友谊,从此为沈从文打开一个全新天地。徐志摩的许多朋友,走进沈从文的生活。

    首先是胡适。经徐志摩结束,沈从文认识了胡适。也是因为胡适就任上海公学校长期间,他促成了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婚事。

    1929年的某一天,中国公学的女生张兆和来拜访校长胡适,她表情严肃地指控青年教师沈从文的来信,让她不堪其扰,她特别指出,信中“我不但想得到你的灵魂,还想得到你的身体”一句,有猥亵之感。胡适认真地看了沈从文的信,却提出了一个让张兆和大吃一惊的建议,他说:“我劝你不妨答应他。”胡适进一步向张兆和说明了他这个建议的依据,那就是,他认为沈从文是个天才,是中国小说家里最有希望的。胡适开导她,“社会上有了这样的天才,人人应该帮助他,使他有发展的机会!”

     1932年,沈从文寒假到北平,就住在胡适家中。同年8月初,沈从文去苏州看望大学刚毕业的张兆和,第一次被邀到家中和她姐弟相见,曾向小五弟张寰和许诺,要为他写一组取自佛经的故事,这便是后来创作的《月下小景》。

     1933年沈从文与张兆和结婚,开始文学创作的高峰,写下《边城》《湘行散记》《从文自传》等传之久远的经典之作。

    除胡适之外,沈从文成为梁思成、林徽因的好朋友。三十年代初的“京派沙龙”圈子里,他是唯一从来没有上过中学、不会外语、没有出国留学的作家。但他的文学观与丰富的修养,令周边的诗人、学者、作家等都为之钦佩。

    四、徐志摩意外坠机身亡,令沈从文悲痛难已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从上海乘飞机前往北京,专程去听林徽因的演讲。在济南飞机撞上山头,天才诗人徐志摩身亡。

    11月21日沈从文得知消息,第二天从北京前往济南,前往现场,安葬徐志摩。后来他写下文章,哀悼这位恩师。

    五十年后,沈从文再写《友情》长文,深情怀念徐志摩,详细叙述当年现场惨状,为一位友谊深厚的朋友再寄哀思。

    五、徐志摩远行,朋友圈的友谊延续

    徐志摩不幸遇难,沈从文与他的朋友们的友谊仍然延续。

    以梁思成与林徽因为例。沈从文成了林徽因的“太太的沙龙”的主角,他还把萧乾、卞之琳等带进沙龙。抗战爆发后,梁思成、林徽因由北平前往西南,途经湘西,沈从文致信大哥沈云麓,请他在湘西负责接待、照顾。

    因为徐志摩,沈从文与梁思成夫妇深厚友谊一直延续。可以说,他们的精神是相通的。也正是沈从文,才能与众不同地理解和认识梁思成的价值。

    1948年,沈从文写过一篇《苏格拉底谈北平所需》,假借“苏格拉底”之口,述说自己对北京古都未来发展的设想。他认为,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最好有一位“治哲学、懂美术、爱音乐之全能市长”,而古建筑专家、联合国大厦建筑设计委员之一的梁思成,若能任副市长,“实中国一大光荣事”。

    沈从文到底是一个小说家,他以诗意和想象,为人们描绘了一个文人理想中的北京。在他看来,北京应该建成一个历史文物的花园。警察的工资应提高到园艺师的水平,他们如果检查私人住宅,只是为了卫生和绿化问题提出建议。北京图书馆附近、濒临北海的大草地上,应建立六组白石青铜雕像,以纪念文学、艺术、戏剧、音乐、建筑、电影六部门半世纪以来的新发展新贡献。故宫博物院也改变通常的机关制度,而采取学校制度,真正发扬文化而非“发卖”文化。大学将被重新设计成花木掩映的花园,学生在温暖的阳光下读书谈诗,课堂和长廊均挂有风景画等美术作品。对于各种宣传标语通知启事之类的招贴,沈从文则认为应该加以严格限制和控制,将它们放在极其不起眼的地方,他甚至这样说:“宣传标语通知,均被限制小至约手掌大小,且只能于盥洗间饭堂相类地方张贴,免破坏学校整洁。”

    在这一点上,沈从文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可谓知音。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