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列表

    阅读与美好生活

    新教育实验的阅读理论与实践

    朱永新   2018-10-07

    浏览量:4066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什么?2012年11月习近平在刚刚当选总书记与中外记者见面时指出: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教育是美好生活的第一要务,教育是创造美好生活的前提。美好生活包括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阅读是教育大厦最重要的基石。阅读是享受美好精神生活的基本路径。

    一、新教育在阅读理论上的探索

    五个基本观点: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才能成为美丽的精神家园;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才能拥有共同语言、价值和愿景。

    1、对人类,阅读是一种生命本体的互相映照

    人类最重要的知识、最伟大的智慧、最伟大的思想,深藏在那些最伟大的书籍之中(拷贝,遗传,阅读)。即便人类面临灭顶之灾,只要图书馆里的书籍保存完好,人类就完全可以重建自己的文明。——波普尔

    书籍在生命独自面对另外一种精神与情感的情境时,架设起了灵魂交流的场域,使阅读本身和人精神的汇通变得可能,从而充盈了个体生命的精神生活世界,赋予了个体生命更多的意义,让人不断实践高尚的人生价值。这样的映照是超越时空的。

    2、对教育,阅读是一种最为基础的教学手段

    一个学校可以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了为教师和学生精神成长而提供的图书,那就是学校了。——苏霍姆林斯基

    教科书把人类的知识无限可能压缩,知识的营养要素流失是必然的,难以真正给人带去生命的丰盈(母乳,精神饥饿感)。如果一个孩子在十多年的教育历程中,还没有养成阅读的兴趣和习惯,一旦他离开校园就很容易将书本永远丢弃到一边,这样的教育一定是失败的。

    3、对社会,阅读是一种消弭不公的改良工具

    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也没有一匹骏马能像一页跳动的诗行那样把人带向远方。这条路最穷的人也能走,不必为通行税伤神,这是何等节俭的车承载着人的灵魂。——(美)狄金森

    虽然贫穷家庭的孩子接触书籍的机会比较少是事实,但若是将贫穷孩子分成两组,被提供较多读书机会的那一组孩子将会发展出较高的语文能力。——斯蒂芬·克拉生《阅读的力量》

    阅读是消灭无知、贫穷与绝望的终极武器,我们要在它们消灭我们之前歼灭它们。——吉姆·崔利斯:《朗读手册》

    书籍是促进社会公平,消除不均衡的最好的礼物。

    4、对个体,阅读是一种弥补差距的向上之力

    阅读首先是一种活动,是一种人的意识、思维、心智、认知等全部参与的向上活动;其次是一种需要渐进培养能力的活动,最后是人建构其精神意义和文化生活过程的活动。阅读对于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和生命状态具有重要的影响。

    阅读的需要好像一堆火药,一旦点燃起来,便再也不可收拾。——(法)雨果

    5、对生命,阅读是一条通向幸福的重要通道

    阅读是通向内心安宁的一条通道,它除了能解决人的生存之外,还能给心灵以慰藉,让人真正拥有幸福。

    二、新教育在阅读实践上的行动

    1993年,在苏州大学推出必读书制度,在全校推动阅读。本科四年读20本名著。1995年,组织研制中小学生、大学生及教师四大书目。

    1999年,阅读《管理大师德鲁克》:“仅仅凭自己的著作流芳百世是不够的,除非你能够改变和影响人们的生活”。于是,开始走出书斋,走到了基础教育第一线,也逐渐走到了阅读推广的第一线。

    2000年《我的教育理想》出版。书香校园理念正式提出。

    2002年,新教育实验在苏州昆山玉峰实验学校正式起航。六大行动之首的是:营造书香校园。

    200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建立国家阅读节的提案。此后连续十六年呼吁建立国家阅读节、把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建立国家阅读基金等,成立国家阅读推广委员会,加强社区图书馆建设,把农家书屋建在村小,给实体书店免税,国家领导人带头做阅读的模范,打击盗版、繁荣网络文学、规范中小学图书馆图书采购招标等。

    2005年,推出《新世纪教育文库》,公布了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教师的书目各100种。于光远:编好这一套文库的价值,绝不亚于造一条高速公路。

    2007年,新教育实验第7届研讨会“共读、共写、共同生活”。以“毛虫与蝴蝶”儿童阶梯阅读和“晨诵、午读、暮省”的儿童生活方式为基础的新教育儿童课程在会议上正式亮相,第一批以推广儿童阅读为特色的新教育榜样教师在会议上言说了他们的成长故事。

    2010年,新阅读研究所成立。新阅读研究所作为阅读研究和推广的重要力量,在书目研制、开展“新阅读讲堂”公益活动、“新阅读读书会”与”新教育萤火虫亲子共读读书会“两家全国性公益读书会,资深会员总计10万余人。

    曹文轩:新阅读研究所的书目是“中国最好的儿童阅读书目”,“虽然可能有遗珠之憾,但绝没有鱼目混珠”。新阅读研究所先后荣获了由中国新闻出版报、腾讯网等颁布的2011年 、2012年全国阅读推广机构大奖和年度致敬阅读推广机构。

    2011年,新教育亲子共读中心在北京成立,后更名为新父母研究所、新家庭教育研究院。以推广亲子共读为主要任务,先后在全国30多个城市建立了“萤火虫工作站”,直接汇聚着近3万名父母。以“点亮自己,照亮他人”为宗旨的萤火虫精神,帮助数万父母、孩子点亮了阅读的心灯。

    2012年,《人民日报》整版发表《改变,从阅读开始》。《我的阅读观》正式出版。

    2012年,中央电视台举行全国十大读书少年评选,海选产生的30个候选人中新教育的孩子17名,最后获奖的十大少年中,新教育的孩子有6名。来自新疆的初中生赛普丁说:“朱老师说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我要说,我的阅读史就是改变我自己的家族和民族的历史!”

    2012年《中国新闻出版报》评选年度机构和年度人物。新阅读研究所和我本人都榜上有名。致敬词:“从央视全民阅读晚会现场到全民阅读形象代言人,到以一己之力推动新阅读的朱永新怀着激情、循着理想行走在新教育实验和阅读推广的道路上。通过倡导‘晨诵、午读、暮醒’的阅读生活方式,他使中国教育充满活力。毋庸置疑的是,在过去的10年里,朱永新一直站立在中国阅读推广的精神之巅。”

    2016年,新教育研究院研发的《新教育晨诵》系列图书正式出版。每天用一首诗歌开启新的一天,成为中国许多新教育实验学校的美丽风景。

    2017年,《新阅读译丛》正式出版,核心知识系列的首批图书《造就美国人》和阅读力系列的《阅读力》《写作力》等正式出版。

    2016年9月28日,新阅读研究所在国家图书馆举行主题为《改变,从阅读开始》的“领读者大会”,成立了由全国阅读推广机构和推广人组成的“领读者联盟”,用民间的方式推进全民阅读。2017年的领读者大会主题为《阅读,从儿童开始》。

    1、营造书香校园:阅读立校

    新教育实验从最初的“六大行动”到如今的“十大行动”,始终将“营造书香校园”作为各大行动之首。无论是在图书室,还是在教室,乃至学校的走廊,书籍都能触手可及。我们坚信,没有书香充溢的校园,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校;没有书香的校园,教育只是一个训练的场所。我们希望,书香校园是新教育实验为学校打下精神底色的一项最重要的活动。

    2、倡导共读理念:共同生活

    新教育所倡导的“共读、共写、共同生活”理念,是基于教育与学习是建立在一种有效对话基础上的理解。最好的学习应该是充满着魅力的知识与学习者对话的过程,是教师和学生的对话过程,是师师之间、生生之间、师生之间对话的过程。

    新教育强调教师和父母成为孩子阅读榜样和伙伴。一个人日后会成为怎么样一种人,端看他父亲书架上放着哪几本书来决定。——格雷厄姆·格林

    通过有效的共读,最重要的语言密码和价值得以传递,父母与孩子、教师与学生、教师与教师之间,不再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真正实现成为一个有着共同生命谱系的生活共同体。

    新教育呼吁把阅读作为国家战略。新教育认为,阅读应该成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文化战略。

    3、探索儿童课程:幸福童年

    童年时的阅读,决定着人生的未来。让孩子们亲近书、喜欢书、阅读书,这就是打通了他们走进更广阔的精神世界的通道。

    晨诵:每天清晨,我们用一首诗开启孩子生命中的每一个黎明。诗意的名称:与黎明共舞。午读:在每天中午(不仅是中午时分,也包括白天的某些教育教学过程中),孩子们阅读那些符合他们年龄阶段的书籍。暮省:学生每天在完成学业以后,梳理、思考与反省自己一天的学习生活,并用随笔、日记等形式记录下来,同时师生之间也可以通过日记、书信、批注等手段,相互编织有意义的生活。

    4、重视教师阅读:专业成长

    专业阅读——站在大师的肩膀上前行;专业写作——站在自己的肩膀上攀升;专业交往——站在团队的肩膀上飞翔。

    新教育对于专业阅读的基本共识:对于任何一个具体的专业领域而言,都存在着一个最合理的知识结构;专业发展,必然会经历一个“浪漫→精确→综合”的有机过程;每一门类知识的掌握,都存在着一条由浅入深的路径。对每一个教师而言,都存在着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阅读路径;在特定发展阶段中的具体的教师,面对特殊的场景,一定有一本最适合、最需要他阅读的书籍。

    5、研制推荐书目:精神配餐

    一直以来,新教育在做好阅读研究与推广的同时,同样注重书目研究和推荐。在真、善、美的价值观照下,新教育实验在书目研制的过程中提出了自己独特的三大文本类型(科学、人文、文学)和八个价值领域(人与自我、人与家庭、人与社会、人与国家、人与自然、人与世界、人与历史、人与未来)的选书标准。

    6、开展公益活动:阅读推广

    2013年9月教师节,新教育基金会还创设了“感恩乡师图书馆计划”,呼吁那些从乡村走出来的人拿起笔书写自己乡村老师的故事,为至少81位通过高考告别乡村走向城市的60后、70后,建设至少81个以他们老师的名字命名的乡村学校图书馆。

    三、全民阅读工作成效

    1、党和政府高度重视。

    2012 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2014 年以来“倡导全民阅读”连续5年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2018故事)2015年首次提出建设“书香社会”。2016年12月,《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发布,在过去 10 年工作的基础上,结合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等要求,确定了9项任务和 28 个重点工程和项目,从阅读氛围、阅读活动、阅读内容、阅读设施、阅读保障等提出原则要求。成为我国首个国家级全民阅读规划。2018年3月底,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全民阅读立法取得新的进展。

    2、各级地方政府积极推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700多个城市开展全民阅读活动。400多个城市建立了区域的阅读节、阅读月。江苏、湖北、深圳等省市先后出台了地方全民阅读法规。截至2016年年末全国共有公共图书馆3172个,已建成农家书屋60余万家,更多的人享受到了公共阅读服务。

    3、全民阅读指数不断提升

    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2017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81本,比2016年的8.34本增加了0.47本。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较2016年的平均水平(17.0%)提高了5.8个百分点。数字化阅读的发展,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整体阅读人群持续增加。

    4、书香校园建设成效显著

    把阅读作为提升教育品质的重要抓手,已经成为许多校长、教师和父母的共识,书香校园已经成为许多学校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湖北随县于2011年成为新教育实验区,以书香校园建设为抓手一直推进,教育质量连续三年居随州市前列:中考文化课总分优秀率和平均分,全市排名前10位的学校,随县均占据7-8所;排名前20位的学校,随县均占据16所,全县23所初中全部进入排名前30位。

    【返回】

    投诉建议:0512-65227889    咨询电话:0512-65226989
    网站维护:苏州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 0512-65226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