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书单

王小波:这个世界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2017/4/14 13:44:49     浏览量:2342

1997年4月11日,王小波四十五岁,死于壮年。今年是他逝世的二十周年。他生前以“沉默的大多数”自诩,警惕“喧嚣的话语圈子”。死后,“话语圈子”对他的纪念却沸腾了整整十年,且牵引了穿越二十年的王小波畅销史。

他说,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如果你还不了解王小波,或许这是一个开始认识他的契机。


《黄金时代》

1.jpg

王小波长篇小说代表作,“时代三部曲”的第一部,曾荣获第13届台湾联合报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入选《亚洲周刊》“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

《黄金时代》是以文革时期为背景的系列作品构成的长篇。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年代。那时,知识分子群体无能为力而极“左”政治泛滥横行。作为倍受歧视的知识分子,往往丧失了自我意志和个人尊严。在这组系列作品里面,名叫“王二”的男主人公处于恐怖和荒谬的环境,遭到各种不公正待遇,但他却摆脱了传统文化人的悲愤心态,创造出一种反抗和超越的方式:既然不能证明自己无辜,便倾向于证明自己不无辜。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万寿寺》

2.jpg

《万寿寺》为王小波“唐人故事”系列代表作之一。小说讲述了关于现在、过去、自我、记忆,穿越时空和地域的故事,主人公的遭遇和唐代传奇人物薛嵩、红线的遭遇古今交错。

作者以借古喻今的手法,自由奔放的想象力,收放自如的叙述技巧,构筑了一个虚拟、魔幻、诡异的时空世界。通过一段段荒诞有趣的故事,作者展现了对中国历史和中国人性格的独到解析,对中国现实问题也有深层的隐喻。

这部小说打破了文学常规,无拘无束,自由不羁,是王小波叙事风格的巅峰。书里展现了一种极为现代、自成一派的小说技巧,为当代写作开创了一种新的可能,也给中文阅读带来了新的体验。

王小波通过这部小说,表达了对参差多态的追求,对被设置的千篇一律的生活的厌恶,对压抑个性的制度化体制的抨击,以及对自由、智慧、有趣的向往。

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

  他还应当有诗意的世界”


《爱你就像爱生命》

3.jpg

《爱你就像爱生命》这个书名出自王小波、李银河一封未面世书信。自1977年,王小波与李银河相识,开始书信往来,到80年代二人在国外求学,一直到90年代,王小波辞去职务成为自由撰稿人,1997年去世。

此书收录了王小波生前从未发表过的与李银河的“两地书”,以及婚后他们夫妇与其他朋友的书信往来,还完整收录了李银河深情怀念王小波的三篇文章。是迄今王小波夫妇最完整、最全面的一部书信集,再现了他们的爱与生活,是一部感动国人二十年的爱情绝唱。其中不仅有热切、坦诚的情感表白,还有彼此对于书籍、诗歌乃至社会的看法,闪耀着理想与爱情的火花,令人动容。本书装进了两个人真挚纯净的爱情,也装进了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独特的印记。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4.jpg

这本书里除了文化杂文,还有给其他书写的序言与跋语。这些序言与跋语也表明了我的一些态度。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轻松的随笔。不管什么书,我都不希望它太严肃,这一本也不例外。

                                                                                ——王小波

我时常回到童年,

用一片童心来思考问题,

很多烦恼的问题就变得易解”


我的精神家园》

5.jpg

《我的精神家园》是王小波的一本杂文自选集,话题大多涉及文化状态与知识分子的命运。在书中,王小波以一种近乎残酷的坦诚与直率,道出了我们身在其中却从未虑及的生活,这就是真实,使我们不再混混噩噩地生活在世俗社会中间。

人的一切痛苦

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