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苏州日报】为书痴狂因哪般

2017-07-24     浏览量:160

 读书是一种健康时尚的生活方式。在成长的光阴里,每个读书人或多或少都有为书痴狂的难忘经历。如果,你想了解我国现当代知名学问家、藏书家的书事儿,那么,还在犹豫什么?请果断打开黄岳年先生主编的书——《我在书房等你》,去邂逅一次次意想不到的惊喜,去撷取书房内外的逸闻趣事吧。
  一间真正意义上的书房,其面积可大可小,藏书总量可多可少,目录种类可纯可杂,关键是书能否藏以致用,人能否日日满怀敬畏感恩,勤奋读书,澄心明志,而不是炫耀文化、晾晒虚荣的面子工程。书房的功用和格局,因人而异。可以是罗文华私密凌乱的空间,“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可以是陈子善海阔天空的会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是袁滨自由精神的高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以是由国庆宁静心灵的港湾,“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可以是沈胜衣山水田园的风光,“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可以是张阿泉丰富翩飞的想象,“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可以是阿滢独此一家的收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相同之处是: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无论位高权重还是布衣平民,从青春到年迈,从黑发到苍颜,那颗磐石不移、与书为友的拳拳初心,以及始终如一与书常伴、枕书而眠、拥书自雄的赤子情怀。人与书,房与人,人与房,交互辉映,相得益彰,常常房以书显,人以房名,书以人贵。在营建书房的漫漫征途中,现代书生“简、淡、清、疏、逸、闲”(第82页)的风骨亦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如见如晤,成为滚滚红尘中又一帧卓绝的风景,引无数人驻足、观瞻、乐读。此“雅致小书房,人文大天地”之谓也。
  在这里,开卷有益,读书无悔。你可以“慢慢走,欣赏啊”,尽情浏览有关买书、淘书、藏书等文采斐然的书写、幽默风趣的描述、苦难岁月的回顾;你可以恣意领略有关书房、书生、书蠹等生动传神的比喻、清新隽永的回忆、人生哲思的提炼;你可以率性遐想有关书话、书友、书画等知音相惜的情谊、执着坚定的信仰、文化精神的力量;你可以用心涵咏体悟“书犹药也”,字里行间寄真情,方块天地见真知,医愚启智的真谛。其实,每一个形神兼备的书房就是一个传奇的人生故事,每一个内外兼修的人物都是一部情节曲折的小说,只要能够感念文人气度,传承历史文脉,都值得花时间反复探究与玩味。
  故在书房徒步,才不虚此行。推开每一间风格独特的门窗,任意东西,悉觉书香扑面,页页生姿,句句闪光。集子中所提及的百间文人书房,不管是陈子善的“梅川书舍”,韩石山的“潺湲室”,还是王稼句的“补读旧书楼”,黄荣才的“九日斋”等,无一例外都历经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从俭到奢的嬗变。每一列书柜的变迁,见证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变迁——旧时代的困苦,新中国的成立,“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知识分子“上山下乡”,改革开放等如电影般不断回放;每一间书房的成长,记录着一位主人的精神成长。那些年少轻狂的誓言,那些青春追梦的承诺,那些为书忙碌的辛酸,那些返璞归真的信念,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切都云淡风轻,可堪回首成追忆,磨砺成眼前这一颗颗珍珠,熠熠生辉,璀璨夺目,足以抵挡严寒风雨,驱除黑暗消极,摒弃荒诞无聊,照亮你我他前行的道路。
  时序更迭,书不负人;光阴无情,人不负书。岁月一方面可以让沧海成桑田,令红颜变白发,把鲜花落为尘,岁月一方面也可以雕琢艳丽亘古的“艺之魂,美之色,气之美”——在书房,惟书房。屏气凝思:中外古今,才子名流为书痴狂因哪般?因为书房是“生命的禅床”(227页),“精神的栖息地”(141页),“灵魂的后花园”(178页)。故,读书人倾其一生,都想拥有一间可以读书作文、会客交友、重塑自我、修身养性的书房,一方可以祛除浮躁、沉淀生活、纯粹灵魂、成就幸福的净土,以及一份可以改变命运、破茧成蝶、脱胎换骨、从容面对俗世浮沉起落的勇气和力量。
  是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书是最清的一滴;众荷喧哗,书是最美的一朵。“一会儿到你那里去?”“我在书房等你。”
  “好书大家读”征文由苏州市全民阅读活动领导小组、苏州市全民阅读促进会、苏州图书馆、苏州新华书店有限责任公司、苏州日报文艺部承办,请微信关注“文艺场”公众号查看征文要求和书目,投稿信箱:suzhoureader@126.com